道教靝一善壇

伏英觀

不明其解的錯

前幾天,有位曾經學過神功又撞邪的人,走上來要拜師又想我為他驅邪。

原因就是他去靈探後,撞上邪靈弄至傻呼呼…….

他說我學神功只想學高級法,止血花字、寫符我都會無須教亦不學…..聽到我真有點光火,就問他止血花字怎寫,一個馬字名唸十二時辰….再問他怎樣用呢?寫在傷口即止。傷口有幾大呀!哦。丁春咁細不止亦自干,寫來多餘…

一般的法師對於這些花字,一知半解的太多,細傷口寫來做甚麼?大傷口就要寫在壓血砂布….等物料上『止血』。

實際上他的妙用不僅在此低劣,如果人云亦云的話真不可想象。有危難的人如交通意外、碰傷….大部份因失血而喪生的例子,不計其數。止血花字就大派用場,怎樣做大家都是聰明人,應該會知道或內心笑了出來。

當師父真的不易,若然都是人云亦云的教徒弟,這真的笑煞人前…..尚有更多的簡單花字,不是這麼簡單就教了徒弟,日後更多醜事埋沒了正理….

在光火中教訓了這人一頓,基本功都不會就想學高深法門,我這裡沒有高深法門學,所有東西都是從淺入深,你半點都不明答不了我,都是請回吧!送了他走。我一點兒都沒有後悔,傻孩子。

不過對於一些不知其解的師父們,唏噓不已。日後必成神功界之恥。你師父不是這樣的教你嗎?你不是這樣教徒弟呀。尚有很多看似簡單的法門,又會否教錯教壞人呢?

福生無量天尊

彙整